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中心 > 广东教育
  • 字体大小:
岭南师院老教师裴树海创作的长篇小说《诞辰路》面世
发布日期: 2017-09-11
浏览次数:
来源: 岭南师范学院

近日,岭南师范学院年近80高龄的老教授裴树海老师创作的长篇小说《诞辰路》问世,全书一百多万字,由羊城晚报出版社出版发行。这是裴树海老师继12年前长篇小说《大潮年纪》出版之后的又一力作。

裴树海早在青年时代,就开始构思描写新中国一代新人的人生命运的长篇小说,1965年26岁时就写出了第一部初稿,因生活工作的变动,直到2009年7月,经过多年充分准备,又继续写第二部、第三部,接着修改了三年,直到2014年写完这部小说。动笔于青年,成书于老年,几十年来,他经历着准备、创作,再准备、再创作的漫长岁月。

在北上南下、风风雨雨的人生历程中,在风云激荡、日新月异的时代大潮里,裴树海一直都对长篇小说情有独钟,耐得住长年累月的寂寞,不畏创作艰辛,沉浸到作品中的艺术世界里,跟书中所写的人物一起去经历着伟大时代的洗礼、新中国巨变的征程、人生命运的悲欢。他以惊人的毅力、饱满充沛的生活激情和眷恋人生的深思,长年磨一剑,终于在老当益壮之年完成了这部厚重的长篇小说。

《诞辰路》是裴树海在创作道路上的一部新作,也是他在长篇小说创作中的新收获。全书分三部90章,共110多万字,作者以“笼天地于形内,挫万物于笔端”的艺术概括力,描绘了静山村贫苦农民、高雷城革命师生反抗黑暗统治,迎来南粤解放,新中国阳光普照、万象更新。张深远、钟群秀、吴志刚、华凤美、陈辉等一群学生在生活风雨里成长,他们怀着青春的梦想和热诚,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,离乡别校远去华南华中读大学,回到家乡参加农业生产,后来又各奔前程,分别前往塞北军营守卫边疆,南下高校执教,扎根农村建设家乡,北上赴京潜心研究搞实验。他们经历了风云激荡的大时代,宁静志远的诗情年华,北上南下的人生风雨,改革开放的东风浩荡,青春闪光,中年有为,相聚母校高雷中学,仍在望路争驱。全书创造了如诗如史如潮的艺术世界,写出了新中国农村城市、学校军营、南国粤海、中部楚汉、塞北草原的大河奔流、气象万千、旧貌变新颜的巨幅生活画卷。

在大时代的历史风云,新中国发展的社会大环境中,刻画出了众多农村的、学校的、部队的命运遭遇各异、精神面貌独特的人物形象。笔墨主要用在创造社会主义时代新人形象上,作者在张深远的身上,将农民的纯朴、战士的斗志、学人的品学熔铸在一起,成为文学上一个学子军人的人物。钟群秀是稳重、真诚、进取、饱学的新女性,有少女的纯真、女学生的朝气、女教师的执着、女学者的风采。吴志刚勤劳、诚实、刚强、直率,有文化而扎根农村创业,挑重担不叫苦,办事公道,助人为乐,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型农民。还有慷慨激昂、肩负重任的军人陈辉,才华出众、教书育人的才女学者作家冯湘君,指挥若定、带兵有方的骑兵指挥员乌力吉,坚韧不拔守卫边疆的连长兰东山,德高望重的中学校长严毅华,埋头著书立说的大学教授周柏健,走向科学高地的大学名师华林颖,义重情深的山村硬汉子张志勤等。这些知远前行的忙人,不是古代的英雄豪杰,也不是现代的庸子俗夫,而是祖国平凡而不凡的中华优秀儿女,是小说作品中并不多见的人物。

全书虽有人物悲惨命运的勾勒,志士壮烈牺牲的描写,但笔力主要放在表现人物不幸中的有幸命运。大地茫茫,时代浩荡,人生何往?无论是求学、从军、执教、务农、科研,爱情、婚姻、家庭,都是走自己意料不到的新路。新一代人从旧社会的苦难、劳动、斗争中走来,又朝新中国的艰难建设、改革开放大潮里奔去,走过祖国南方塞北数千里,跨越少年青年中年的漫长年华,亲历革命建设的大时代,饱尝过艰辛的奋进的人生甘苦。全书主要人物故事和艺术整体趋向所提示的新中国新人生的诞辰路,是人生走向幸运的奋斗故事,是向科学文化教育进军的进行曲,是青春年华涨潮浪涌的诗史,是中华儿女献身祖国的正气歌,将给读者留下深深的历史足迹,经久难忘的人生启迪。

《诞辰路》在长篇小说的体式、写法、语言等方面都作了有益的探索。全书分三部,进城路、求学路、报国路多部曲,不是章回体,也不是自由体,而是史话体。分章不全用悬念扣子,自由也不随意跳跃,全书以一条人生新路作为主线,编织着人物命运的沧桑,牵联着新中国发展的变迁,时空跨度大而脉络清晰,史传似断实联而浑然一体。全书不囿于一时一地的小桥流水人家,而是大时代的山村、学府、军营多地历时的大千艺术世界。实者虚之,虚者实之,虚实融为一体,作者无意去写田园牧歌的神话,专写人间现实、向往理想的新话,如实描写苦难、牺牲、艰辛、悲伤的时候,也有力的表现了坚强、乐观、奋斗和进取,倾注了充沛的人生激情和丰富的艺术形象。在社会人生行路难的写实之中,总有望路前行的写意。作者自知没有大手笔,写人叙事、写景抒情不拘泥于一种笔墨,常常是粗线条的勾勒与精细的浮雕并用,浓墨大笔的着力渲染与疏淡轻笔的点龙画睛交替挥笔,写景,无论是田园风光,名城江流,校园月夜,草原繁花,沙海奇景,都如诗如画,尽收眼底。写人,无论是村妇、硬汉、学子、校长、教授、战士、团长、将军,都奇异如面,如见其人。叙事,无论是农忙施幽,年例抗税,端午节大示威,解放大军进城、天汉山神女台读书论学,晨钟园撞钟明志,高山哨所放歌,塞外比武,备课问道,前沿求索,百年校庆等,都如数家珍,历历在目。抒情,不管是妇人家对悲惨命运的哭诉,革命志士临难从容的呼号,农村汉子爱乡恋土的情怀,大学生青春梦想的吐露,老校长老教授对教界风云的感叹,指导员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,中年学人向学术前沿奋进的心声,中华儿女热爱伟大祖国的深情,都在字里行间拨动着读者的心灵。全书的小说语言象江河行地那样自然流畅,又似大地回春那么明丽盎然,行文里洋溢着泥土气息、校园芳香、军营兵味,也有粤西风土人情,增添了地方色彩。

长篇小说难得有知音。最早看到《诞辰路》的读者说有吸引力,看了开头很想看下去。还有的说这是一部巨著。相信这部时代正气歌长篇小说问世后,将会受到读者的喜爱。